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5555.vip

赌注 10

10

  晚上回到家,我立刻在微信上给精绝留言,大致描述了晚上的情形,并向精
绝请罪,「主人,对不起,这么晚才向您汇报」,但精绝一直没有回复。

  半夜我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手机的震动声,是精绝女主!

  精绝:「不是说过了吗,不许称呼我主人!」

  我:「是」

  精绝:「这个安妮喜欢你?」

  我:「好像是」

  精绝:「那你为什么要躲?」

  我:「我配不上她」

  精绝:「为什么?」

  我:「我就是个屌丝北漂,没房子没车,安妮虽然只是个秘书,但她家里条
件那么好,有房有车,我怎么配得上?」

  精绝:「想那么多干什么?你们男人不都是先睡了再说吗!」

  我:「那怎么能行?」

  精绝:「看见美女你不一样会犯贱吗?」

  我:「不,那种情况下我不会」

  精绝:「早知道就不给你解CB了」

  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精绝:「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

  过了一小会,精绝才回复,「没事了」

  我:「对了,那个CB」

  精绝:「周末带来就行了」

  我:「是」

  精绝再没回复。

                ——

  妥妥的忙了一周,安妮的精神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还是喜欢和同事
们插科打诨开玩笑。因为小李离职,我正式接手VR公司的项目,这几天除了要
准备案头工作,还得和安妮一起帮美莎看房子、找财务公司。

  虽然经常要和安妮单独在一起打车、吃饭、工作,可她再没做出任何挑逗我
的行为和言语。

  周五的上午,李达突然通知我,美莎有紧急的事情要回美国,因为他要带着
安妮去参加一个晚宴,所以要我晚上开公司的车送美莎去机场。

  大约9点多,我把车开到美莎下榻的酒店,给她发了条短信,不一会,酒店
门口出现了美莎身影,她带着一副黑框近视眼镜,上身穿黑色休闲风衣,下身依
然是牛仔裤马丁靴,手上拖着一只大约有28寸的旅行箱,矫健干练,我立刻下
车帮她拿行李,但被拒绝了,她指了指后备箱说,「打开」。

  我打开后备箱,她轻松的将行李箱放好,然后不等我拉车门,自己打开后门,
坐了进去。

  一路上我们话不是很多,记忆中上周末开会的时候她的话就不是很多,加上
那身利落的装扮,只觉得这大姐真是酷到家了。

  在机场高速上堵车了,我看了看时间,还早,就和美莎攀谈起来。

  - 「美莎姐,上次没看你戴眼镜呀」

  「嗯」,美莎只嗯了一声,停了几秒,才继续道,「平时戴隐形」

  - 「噢,对,一会飞机上不方便」

  「嗯」,美莎的声音是那种冷静中带着睿智。

  我在想,这美莎姐要是穿女装一定也很帅气吧,不过,突然想到她可能是拉
拉,不觉有些可惜。

  - 「美莎姐,听您口音,是北京人吧?」,她的口音中加载这些许北京话的
味道。

                「嗯

  - 「那您一定赶上北京买房的好时候了」

  「嗯」

  - 「对了,美莎姐,你是在日本上的大学吗?」

  「嗯」

  - 「那为啥没留日本?」

  「没有」

  美莎的每一句都那么精炼,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 「日本不好吗?」

  「不好」

  - 「噢」,感觉我无话可说了。

  就这么沉默了一会,美莎突然开腔,「阿恒,你是哪里人?」

  - 「我是成都的,」

  「成都不错,结婚了吗?」

  - 「没呢」

  「有女朋友了?」

  - 「没有」

  「噢,还以为你和安妮……」

  - 「您别逗了」

  「为什么?」

  - 「安妮是北京人」

  「那怎么了?」

  - 「嗯……嗯……」,我被美莎问的无语,是呀!那又怎么了!,「也没什
么」

  「你多大了?」

  - 「30了」

  「嗯,男人不用着急」

  - 「也不是,谁看得上我呀!」

  「那安……」,美莎突然不说话了,低头看了一会手机,说道,「前序飞机
晚点了,你慢慢开,不着急」

  差不多快到收费站的时候,我手机嘟嘟的响了,顺手拿起看了下,是精绝发
来的留言:「今晚12点,上次那家酒店302房」,又是那家高级酒店,我的
下体蓦然的颤了颤。

  到机场的时候已经11点了,美莎没让我下车,自己麻利的下车取行李,冲
反光镜里的我摆了摆手,便转身迈开矫健的身姿进了候机楼。

  我看了下表,时间还来得及,立刻驱车前往与精绝约定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