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5555.vip

巨乳老师成为了我的妈妈- 强奸风情,将差点被轮奸的老师干上高潮

「阿呆,怎么样,昨天有没有帮你妈妈洗澡啊。」  下课后,王天浩低声又期待的问道。  「有。」阿呆有点惜字如金。  「卧槽,这么爽!有没有插进你妈妈的淫穴里。」王天浩再次追问道。  「有。」阿呆又回答道。  「!!!阿呆,你就不能详细描述一下吗?你是用手指插进去的,还是用肉棒插进去的?」  王天浩感觉正在经历一场乱伦大戏。  「手啊。」阿呆又回答道。  王天浩有些失望,又详细的问着,但阿呆回答的都很简单,也见问不出什么东西,也觉得实在无趣,就没有继续发问了。  晚自习的时候,李梦依巡查了下同学的自习情况,又回答了学生的几个问题,就开始写学校要求的一篇论文。  王天浩见李老师时不时的咬一咬嘴唇,皱了皱眉头,觉得十分好看,就拿起书包里的DV放在桌上,对着讲台录了起来,他准备晚上回去对着录像自慰一下。  时间过得飞快,下课后学生陆续都走光了,整栋的教学楼的灯光也是一间一间的熄灭,只剩李梦依一人继续埋写头,奋笔疾书着。  王天浩也正准备走,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疼痛,急忙掩上教室后门,往厕所跑去。  李梦依的论文快写到结尾了,在总结的时候纠结收尾的问题,丝毫没有注意到空无一人的教室的前门悄悄的晃进了几个人影,他们将门反锁上后,发出的声响才惊得李梦依一个抬头。  却见三个男生满是淫笑的搓着手掌向她走来。  「你们要干什么?」  李梦依此时紧张的看着他们,一股危险的味道袭上心头,她立即抓起旁边的尺子挥动着。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  为首的男生正是那天在楼梯口被她扇了一巴掌的郑力!郑力此时满脸淫笑的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其它二个男生也是嘿嘿一笑的脱掉上衣,露出了强壮有力的上身。  「李老师,你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打了我一巴掌,我操!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三人迅速的各站一边,将紧紧贴在黑板上紧张颤抖的李梦依围在其中。  「郑力,那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打你,我向你道歉。」  李梦依见自己无法冲出三人的合围之势,急忙说道。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作什么!李老师,你的奶子这么大,屁股这么翘,用你的身体跟我道歉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郑力淫笑道。  「你们这是强奸,要坐牢的!不要过来!」  李梦依见求饶无效后,连忙用力挥动着尺子作着最后的挣扎。  「NONONO!我们可是不强奸,是要轮奸!到时再给你拍几张裸照,看你还敢不敢报警,到时要死一起死,那也要让你身败名裂。」  郑力嘿笑着开始解起了裤腰带,其他二人见状也是纷纷脱下自己的裤子。  在他们低头脱裤子的关头,李梦依一个闪身往空隙较大的一个方向冲去,眼看着就要冲出包围时,男生飞快的踢掉裤子,将她柔软的身子搂在怀里。  「哈哈,李老师不要这么心急嘛,这么快就要投怀送抱了。」  三人连忙将李梦伊围起来,身出手在她的臀部、大腿侧、胸部肆意揉捏着。  「啊……不要!救命啊……不要……呜呜……」  李梦依哭喊着用力挣扎,身体却是被几支大手紧紧的箍住,无法动弹。  她身上的敏感处被人放肆的抚摸着,一只大手还伸进了她大腿内侧想袭击她最后的阵地,她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大腿紧紧的闭合上,夹住那侵入的大手,一股强烈的屈辱感涌上脑门,让她惊恐万分。  「你们两个快去将桌子并起来,我们也学下A片里的轮奸女教师,哈哈……」  郑力独自抱住李梦伊,指挥着另外二人道。  李梦伊开始作最后的挣扎,奋力反抗,两支小手却被郑力压在了背后,郑力彷佛是押解囚犯般的紧紧的将她扣住,紧硬的肉棒在她的屁股上拍打着,像是在宣判着最后的行刑时间。  「老师,这种老汉推车的姿势你喜欢不喜欢啊!?」郑力淫笑的问道。  「郑力你滚开!不要碰我,放开我,不要……」李梦伊绝望的呼喊着。  「哈哈,等下你就会叫『我要』了,等我们把你干爽了,你还不是上天去了。」  李梦伊身上的直筒裙、白衬衫、粉红色胸罩、黑色内裤,在三人的围攻中丢盔卸甲,几个回合就全身光熘熘的被抬上了课桌。  桌子是由二张课桌拼在一起的,郑力站在她的两腿之间,另外俩人分别站在左右两侧,牢牢的用一只手扣住,不让她挣扎,另一支手在她的丰满巨硕的乳房上揉捏着。  「操,老师你的奶子太大了,摸着好舒服!」  李梦伊被压着无法动弹,心中一阵绝望,两腿白嫩的大腿被强有力的大手向外撑开着,浓黑的阴毛暴露在郑力眼前。  郑力此时心中十分得意,心想着:「老师之前不是很嚣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了吗?现在还不是被自己叉开了双腿,将那风骚的淫穴还有那浓黑的阴毛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郑力得意的挺着他那不长但却很粗大的肉棒,屁股一个下沉,开始将龟头在老师的洞口前作起了「抖胯」,又俗称「电动小马达」,扭动起了腰再带动胯部,将他坚挺的肉棒前后的顶着,一直撞到了老师的阴毛,但去不进去。  他要像猫抓到老鼠一样,不是一口就吃掉,而且先开开心心的玩弄着,他边「抖胯」,边唱起了歌:「One,Nightin教室,我流下许多精……」  「李老师,你的骚逼是不是已经湿了,等着我的大鸡巴插进去呀?」郑力继续用言语羞辱道。  「没有!不要!你给我滚开!!!……」  李梦伊发现自己身为语文教师,此时能拿来表达反抗的言语竟然是如此的苍白和无力,她两条腿用力的撜着,却是惹得几个赤裸的男生哈哈大笑。  「老师,你看我双手都抓着你的脚了,你猜我这样的电动小马达能不能直接一接到底啊?」  郑力无法腾出手去校准角度,想着用「抖胯」的方式将下体直接插进去,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几次都是向上偏掉,或向下滑,搞得他很不爽。  「老师,你看你的骚逼都湿了,我都还没插进去,就可以带出淫水了……」  众人纷纷淫笑了起来。  李梦伊此时泪水直流,赤裸的丰满身体疯狂的挣扎着,傲人的巨乳被两支大手疯狂的揉捏着,刚才下体的异物一碰到她身体的时候,她全身紧绷而起,郑力的肉棒划过洞口,在她的两片阴唇中摩擦划到了尿道口,当她刚松了一口气后,肉棒再次从阴唇上方滑过。  乳房的敏感带被人放肆的揉捏着,乳头还被夹弄着,下体同时遭到了多次侧翼侵袭,这都让她的快感迷茫,下体竟然流出了羞人的淫液。  此时她为女人感到悲哀,不管是心理多么的不情愿,但被强奸时身体都会作出本能的反应。  这就跟没有人想被用刀子割破手指,但只要你的手指被割破了,必然会流出鲜红的血液。  但这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成为他们羞辱自己的内容,让她内心有些崩溃,她疯狂的求救着,叫喊着,但在这封闭的教室中只能流出一丝的声响,她绝望了。  王天浩在漆黑的厕所里狂骂学校变态,厕所竟然还要熄灯,太丧心病狂了,这也标志着教室也快熄灯了,再不跑路等会大门都会被关掉了。  他一阵舒畅淋漓的排放之后,想拉起内裤,发现自己根本就没穿内裤,只能悻悻的穿上校裤,他摸着黑走上楼。  「尼玛的,教室在三楼,三楼竟然没有厕所,下次要让老爸给学校捐一个,别人捐图书馆,他捐个厕所,我想肯定很有意思。」王天浩边走边吐槽道。  王天浩上了三楼往此层唯一还亮着的自己的教室走去,没想到李老师竟然还没走,快熄灯了,难道这是在等我吗?走廊很黑暗,教室中透出的余光让他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气氛,抬头往天空看去,没有月亮和一丝星光,教学楼外面也是漆黑一片,更是添加了一丝阴森森的感觉。  「救……命……」  突然,他听到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在这阴森森的走廊回荡着,让他心中一突,难道是女鬼!  「不……要……!」  他慢慢走近后,发现竟然是李老师的声音。  「不好!李老师有危险!」  王天浩踏着拖鞋,快速的向前跑去,声音越来越近,一阵男人的淫笑声和李老师的求饶声传了出来。  王天浩侧身在教室后面,慢慢的在刚才被他掩上的后门开了一个小缝,他只见他心中的女神李老师此时竟然赤身裸体的被架在了课桌上,左右两边各有一男生抓住她挣扎的双手,他渴望已久的老师的双乳被这二个男生在手上肆意揉捏。  王天浩此时一股怒火直涌上心头,李老师的下身的双腿竟然被郑力用力撑开着,郑力那粗短的下体正要向李老师的身体发出总攻,情况十分危急。  王天浩后退一步,用脚勐的一踢向后门,发出了「轰隆」的一声巨响。  「溷蛋!放开李老师,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了。」  王天浩进门后,双眼怒张,气势十足的用手指着郑力几人吼叫道。  几个男生被吓得命根子直接软了,听了王天浩说已报警有些紧张,郑力不舍的放开了李梦伊的光滑双腿,对着闯进来坏他好事的王天浩厉声喝道:「王天浩!你他妈的给我滚蛋!不要又来坏老子的好事!」  李梦依刚才在在绝望中就幻想着有一个高大威勐的男人,像超级英雄里的蜘蛛侠一样从天而降,将她带离苦海,本来已经渐渐的绝望,此时看到王天浩突然闯了进来,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惊喜的叫道:「天浩,救我……」  王天浩步伐稳健的侧身向前走着,他些时就用平常练跆拳道一般的姿势,双腿弯曲向前探去,双拳紧握的一前一后的摆在胸前,嘴巴张成圆状的快速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紧张的心慢慢沉下,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冷静!冷静!忍耐克己、百折不屈、临阵无退、杀身有择!」  「抬头深呼吸,健步走上去。目光锁对手,内在含霸气。我是王中王,谁敢与我敌。」  王天浩心口高喊起口决,紧紧的盯着离他最近的男生,并且慢慢的往前移动。  那男生赤裸着身体,见要强奸老师的事情被撞破,紧张之下,气势就弱了几分,他见王天浩过来了,连忙放开李梦依的手,握紧拳头一个直拳,以最大的力气向王天浩的脸上奔去。  王天浩见男生毫无章法的一拳打过来,心中一喜,双腿迅速调整站位,前腿与后腿的膝盖稍稍弯曲,腿尖向前,后腿尖向外打开呈90度角,将下盘紧紧的扣在地板上。  他此时一只手臂在胸前向前伸,手刀掌心向上;另一只手臂在头部上前方弯曲,手刀掌心向外,将头部护起来,正是跆拳道的防守招式「上防手刀」。  在对方的冲拳到达胸口时,护在头部的手刀以惊雷之势将其拳头隔开,将对手打得一个踉跄,此时酝酿已久的前手刀勐的往对方的颈部噼下。  男生一声惨叫的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想散去眼中冒起的星光,挥拳想再次向王天浩袭来,但王天浩些时不给他任何机会,将手刀收回腰间,吐了口浊气喝道:「哼」,声助拳威,一招「弓步冲拳」打在了男生胸口上,直接将其打倒在地。  「阿强!哼,你后退,我来!」  郑力将男生档在其身后,让他去抓住想要挣脱的老师,他如发怒的狮子一般站在王天浩面前。  郑力是篮球校队的,并且练的是泰拳。  跆拳道腿法凌厉,善于腾跃,但却不见王天浩刚才的腿法,他的泰拳扎扎实实的练过,膝肘威勐,擅长短攻。  郑力两脚紧闭,抬起双手,肘部向外翻,握紧双拳横在额头上,迅速的将双拳在胸前滚动了一圈后,一支手的肘和手臂成90度角竖在前胸,另一支手向下做出防守状,前脚向前,大腿和臀部呈90度弓状,后脚弯曲,并大喝一声,作出了「稳立于地」的姿势。  王天浩见郑力使出如此有气势的一招,心中一沉,脱掉上衣也露出了精状的上身,踢掉脚上的拖鞋,一只手臂向前伸,小臂微向上,手呈刀状,另一只手臂弯曲,手握拳置于身体一侧,一招「虚步手刀」往郑力打去。  郑力见他袭来,挥拳隔档后,弯曲的后腿向上一个膝撞将其击退,两人棋逢对手的缠斗了起来。  李梦依见王天浩和郑力打起来,心中一阵焦急,但身体却被两个男生给夹住,无法挣脱,只能祈祷王天浩能打败坏学生,将她救出去。  二人缠斗了几分钟都被对方打了几拳,但却都一时无法击退对手,战况十分焦灼。  王天浩此时抓住对方的一个破绽,使出了长擅长的腿法,「分腿侧踢」,一腿向郑力的腰部袭去,没想到这是郑力的虚招,郑力两手一扣,锁往他的脚踝,拉住他的身体往后带去,想将他拖倒。  王力浩身子一转,勐一用力让对方抓紧的手一个松动,他抓这机会抽回被抓住的脚,但校服的裤脚却被抓住了,他连忙在腰上一搭,往后使力,裤子「撕啦」一声被扯住后,他迅速的脱身了。  此时郑力抓住他的裤子勐的向后扯去,没将他的人拉倒,却是把王天浩的裤子给脱了。  教室里的气氛突然尴尬了,原本只有三个男生赤裸的身子,现在王天浩也光着身子了,四个赤裸的男人,一个赤裸的女人,李梦依见王天浩的本钱如此雄厚目光也是一呆。  郑力见王天浩此时的粗长的下体顶得老高,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道,眼珠一转道:「三支脚,果然名不虚传啊,你看,你的下身都这么硬了,要不这样,我们一起上吧。」  王天浩估摸着时间,脑中也是急速的飞转,他也擦了擦脸上的疼痛部位,流氓般的抖了抖脚道:「靠,你早说嘛!我是很早就想干老师了,还以为你们要吃独食。」  几人听了松了口气,虽然他们人手较多,但一个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另一人得抓住老师,只有郑力能和他一战,看刚才的战况,胜负还真难说。  王天浩拉出旁边的座椅,嚣张的坐了下去道:「一起可以,但我得先上!而且我比较喜欢『老汉推车』」  李梦依万万没想到剧情会突然逆转,原来来救她的王天浩此时竟然要奸淫她,将她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烧灭,还在那伤口上撒了把盐,见几人将她往王天浩的位置送去,她挣扎的骂道:「王天浩,你这禽兽!」  郑力等人轰然大笑,想到突然这样策反了对手,心中也是无比的爽快,可惜煮熟的鸭子要被这小子先吃了一口。  「谁叫老师你这么性感,哎哟,屁股还挺软的。」  王天浩起身抱住被推过来的李梦依,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粗长的肉棒抵在了她的腹部。  王天浩侧着头,在郑力等人没看到的位置,小声的在李梦依耳边急道:「准备跑!等熄灯!配合我!」  李梦依此时丰满的双乳被强壮的上身给紧紧的压着,在绝望中突然听到了王天浩的声音,她心中一惊,但同时又是一喜,此时确实马上要熄灯了。  郑力见王天浩将李老师翻过身子,粗长的下体紧紧的贴在了李老师那丰满浑圆的屁股股沟上,李老师嘴上还一直惊呼「不要!」,这彷佛看现场A片的刺激感,让他们都握住下体撸动着,蓄着力,等着等会也插进李老师那美妙的洞穴。  李梦依此时配合的叫感着,但屁股上火热的肉棒在摩擦着,让她的双腿有些发软,肉棒渐渐向下,在她的阴唇处摩擦着,她的下体被这异物一搅动,流出了丝丝淫液沾满了王天浩的肉棒,让其变得润滑火热。  王天浩此时见李老师的下体渗出了淫液,欲望也是瞬间烧满了心头,他的肉棒在他梦寐以求的洞口处摩擦着,他是多么的想这样直接擦入那诱人的洞口,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作,他脑中演练着下一步的动作。  突然!明灯的教室勐然变得漆黑。  「就是这个时候!」  王天浩心中大喊一声,将刚才拉出来的椅子往通道中一横,抓起一个书本,拉起李梦依的手大喊一声:「快往一楼跑!」,随即俩人撒腿就跑。  郑力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熄灯搞蒙了,听见王天浩的喊声,心道:「坏了,中计了!」  几人连忙往楼梯口冲去,他们听到了楼下的「蓬蓬」声,没有多想就往一楼冲了下去。  王天浩拉着李梦依的手往楼道口跑去,此时他们在三楼,在楼梯口王天浩敲一敲铁扶手,并将刚才拿在手上的书往二楼处扔去,拉着李梦依往四楼跑去,在转角处蹲了下来,并用手压住李梦依的小嘴,不让其发出声响。  郑力等人冲到楼梯口,果然如王天浩所想那样直接往一楼冲去,他再拉起李老师的手往刚才逃出的教室悄无声息的跑去。  刚才在和郑力的打斗中,他的右腿被打伤了,此时跑不了多远,再加上李老师肯定受到了惊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就这么大胆的回到了教室。  心中「呯呯」直跳的李梦依想去捡回自己的衣物,被王天浩给制止了,俩人赤身裸体的悄悄移动到教室后下角的窗户。  「站在窗户上面!」  王天浩说了一声,但心中转念一想,又将她拉到了教室中间的窗户。  「这里比较安全,上去。」  王天浩先爬上了桌子,拉开窗户贴满明星海报的玻璃门,再拉起李老师那柔软的小手,将她送到了自己的身前,拉上了深黑色的长长窗帘。  窗户的旁边是一个承重墙,向外延伸了30厘米,整个窗户是内嵌在墙体中间,向外留出了25厘米,玻璃门的推槽也向外空出了一些地方,这让王天浩和李梦依有了落脚之地,向外延伸凸出的的防盗钢条也让他们有了一丝的安全感。  窗户外的总宽度只有两个人的肩膀宽,所以王天浩将老师拉上来后,俩人的脚掌紧闭,脚尖相对,身体与窗户呈90度。  王天浩此时非常感谢郑力将自己的裤子给扯破了,此时他赤身裸体的将老师丰满的胴体搂在怀中,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享受着老师柔软身体的触感,他的胸膛被老师丰满的双乳紧紧的挤压着,让他的呼吸有些急促。  「老师,你没事吧?」  王天浩抚摸着李老师的后背轻声问道。  「呜呜……还好跑出来了。」  李梦依只此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双手紧紧的搂住王天浩的腰部,侧着带着泪花的小脸靠在他的肩膀上,几十秒后李梦依才感觉发软的身体逐渐有了力气。  李梦依此时才想起俩人都赤身裸体的,她脸色发红的急忙将王天浩推开,但此时手上一用力,站在墙外边缘的左脚却是一滑,身体跌坐而下,连忙双手又是一搂,紧紧的搂住了王天浩的脖子。  王天浩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见老师要跌倒,左手急忙搂住她的腰,右手往她的下身探去,扶住老师下沉的臀部往上提起,此时脖子被老师的双手搂住,让他的头向下一倾,两人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彷佛是演电影般的意外和突然,画面就此定格,王天浩此时有些不敢相信,竟然亲吻到了老师的香唇,李梦依也被这情形惊得睁大了双眼。  王天浩慢慢的将老师的身体往上拉,但嘴唇却没有离开的想法,他的嘴唇微张,将老师的一片香唇含在口中吸吮着,他伸出舌头去慢慢撬动着老师的双唇,一手在她光滑的背部爱抚着,另一只手在老师丰满浑圆的臀部温柔的抚摸揉捏。  李梦依的身体有些发软,身体被如此富有磁性的双手爱抚着,让她有些难以自拔,彷佛她此时就是一片小铁块,被这男人的强烈磁场紧紧的吸扯住,无法挣脱。  她的嘴唇慢慢被翘开,俩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互相吸吮着对方流出的津液,王天浩吸住老师的香舌,进入自己的口腔后再松开,在要脱离之时再次吸住,几次之后老师也将他的舌头吸进她的小嘴中,再吐出来,他彷佛自己的舌头就是肉棒,插进了老师温柔的阴道中,这美妙的感觉让他的下体慢慢的立起,硕大的龟头,抵在了老师的两腿之间,想再向上找寻洞口时,却被老师的大腿夹住。  王天浩只能退而求其次,肉棒插进了老师的下体和大腿的中间,慢慢的抽插着,龟头每次从两片温暖的阴唇滑过时,都让他身体一颤,他的两手放在了老师的两瓣屁股肉瓣上,配合着屁股的挺动,给了他极大的快感。  李梦依亲吻着将自己救出来的英雄,刚才王天浩拼命的跟想强奸他的男生博斗着,让她有重被爱护的感觉,此时王天浩来索吻,竟让她不忍拒绝。  她的舌头被男人的口腔吸着,她嘴里流出的津液也被吸走,这样的法式湿吻让她心里生出了一丝甜蜜,也热情的回应着,此时双腿查觉到有硬物慢慢的袭向她的下体,她本能的用腿夹住,那里是她的底线,她无法说服自己。  在感受到那硬物竟然就在自己的大腿和下体之间抽动了起来,她松了口气,但下体被这样的摩擦着,让她的下体有些发烫,即而全身都燥热起来,一股股爱液从下体慢慢溢出,浇洒在那硬物上,这一喷洒,硬物彷佛又大了几分,而且更有力的挺动的。  李梦依此时感觉到乳房有些空虚发麻,轻轻的扭动着,男人彷佛是看穿了她的内心,一支粗壮有力的手掌将她的乳房紧紧的抓住,揉捏着,她那有些发硬勃起的乳头被两支手指夹住,全身袭来的快感让她的小嘴不禁呻吟出声。  「唔……啊……」  男人的舌头离开她的小嘴,顺着脸颊在她的脖颈上吸吻着,并且再次慢慢向上,在她敏感的耳垂中吹着热气,她全身的敏感带都被刺激着,让她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袭卷着全身,身体犹如浩瀚大海中的一艘小船,被快感的波浪肆意的拍打着,她只时有些迷失了。  王天浩见老师很有感觉,心中的豪气大升,浑身的技巧都在老师的身上应用了起来,窗户外面传来有隔壁轻声翻动的声音,但却没有打消俩人的欲火,他们如干柴烈火一般的燃烧着。  李梦依的小船在这快感的波浪中渐渐的被打得散架,她的身体彷佛抽搐般的颤抖着,下身的大腿紧紧的夹住王天浩的肉棒,迎合着他的节奏将屁股向前顶去,王天浩也加快了频率,将肉棒一次次的划过李梦依的两片肉瓣之间,李梦依突然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声:「啊……」,之后腰部和臀部颤抖了几下,下体喷出了一股股阴液,浇得王天浩热血沸腾。  王天浩见老师被自己还没插入的肉棒就弄上高潮了,心中十分得意,升起了一股成就感。  李梦依此时脸烧得通红,她竟然被自己的学生给顶上高潮了,而且还是在没有插入的情况下,这样她是不是太像荡妇了。  王天浩此时可没有心思去探寻高潮后的老师在想什么,他此时被老师这样撩得全身发烫,她将老师的后背靠在承重墙上,从她的粉颈往下亲吻着,停在了老师傲人的双峰上,他时而吸吮,时而用舌头舔弄着那粉红的乳头,让李梦依全身发颤。  郑力等人冲下一楼后,四处张望的一间一间教室搜索着,漆黑的教室中他并看不到什么东西,随即决定回到教室去拿手机。  郑力等人绝对想不到,眼看着要就可以插入的美丽老师,此时在窗外被王天浩给猥亵到了高潮。  「你们二个拿着手机去照,一人从左边开始搜,一人从右边开始搜,刚才楼梯口的书肯定是王天浩搞的假象!他刚才脚被我踢伤,俩人光着身子肯定跑不了,很有可能就藏在教室里!」  郑力慢慢了冷静了起来,说出了他认为非常合理的猜测,众人便分开搜索,一间一间的教室全部搜遍了,也没有找到王天浩和李老师。  众人又再次回到了教室,商讨了起来。  「要是你们在刚才的位置会怎么作?」郑力故作大声的道。  「要是我的话,我肯定往楼顶阳台跑,那边水塔比较多,可以躲一阵。」  刚才被王天浩在胸部打了一拳的男生道。  「额,要是我的话,我会直接跑出学校,光屁股就光屁股,跑完再说,然后就报警。」另一个矮个子道。  郑力深表赞同,双手一挥,大声喊道:「好!那我们上顶楼去找找。」  众人用力的踩着地板,「啪啪啪」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躲在窗外的王天浩和李梦依听到他们去了阳台,都松了一口气。  俩人屏住呼吸,侧耳听了一会,李梦依觉得此时是个逃跑的绝佳机会,她慢慢的转过身,背对着王天浩,并且身子下蹲,将屁股高高翘起,一手撑着墙壁,一手将窗户拉开了一小口,但被窗帘档住了,并看不到教室里的情况,她伸手要将窗帘拉开。  此时王天浩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他看了看蹲在自己前面的老师,透过窗外远处传来的微弱光亮,老师那高翘的屁股下方沾满淫水的阴毛反射着那细微的光亮,和自己坚挺的肉棒只差一步之隔。  他此时脑中如电光之石般的一闪,往前抓住正准备拉开窗帘的小手,轻声道:「等等,有问题。」  李梦依正在紧张的准备打开窗帘,手上突然被抓住,她翘着的屁股被撞了一下,刚高潮过后还在一张一合的两片阴唇被迅速顶开,在大敌入侵之时,直接溃败倒下。  硕大的龟头一闯进两片阴唇中后,如骁将勇卒般直捣黄龙,在湿滑的肉壁上毫无阻拦的长驱直入,深深的插进了她的阴道,抵在了子宫口。  李梦依最后的防线突然被冲破,只觉身子一颤,正要大叫时,小嘴被一支大手紧紧的捂住,此时教室传来的声音让俩人的身子一僵,肉棒深深的抵在她的下体中,一动不动,她也不敢再挣扎。  「郑哥!教室里没有反应啊?」一个男生的声音传来。  「操,谁叫你说话了,妈的,还想让他们自己出来!进去搜!」  郑力一个巴掌打过去,挥手说道。  刚才郑力问他们互换位置的话会怎么躲,他自己想到的就是躲在这间教室里面。  想法和王天浩惊人的相似,他让其中一个去天台找,自己带另一个蹲在教室门口,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老师,我就是怕他们躲在外面,情况突然,我不是故意的。」  王天浩将头俯在她的耳边解释着,并且深深插在她下体的肉棒还不安分的挺动了一下。  李梦依为刚才的鲁莽动作有些脸红,没想到王天浩考虑的这么多,本想谢一下他再一次的救了自己,但下体被硬物深深的顶着,让她的谢意少了几分,见此时情况危急,她小手将王天浩抓住的手抖开,拉起窗户再次轻轻的关上,这才让她稍微有了些安全感。  「操,他们有可能躲在桌子下、讲台上,或者窗户外面,给我好好找,妈的!找到了我肯定一个『鳄鱼摆尾』将王天浩的卵蛋给踢爆,碎尸喂鱼!」  「那婊子让我找到肯定插爆她的肛门,把她的奶子也割下来喂鱼!」  郑力发狠的大声道,几人开始开起了手机闪光灯,细心的在桌子上一个一个的查看着。  俩人听到郑力竟然猜到他们躲在窗户外面,见旁边的防盗钢条锁着,想跳楼都没办法,听到被抓到后的悲惨情景,两人心中升起悲怆的心酸感。  李梦依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王天浩来救自己,最后会把他的命也搭上,刚才王天浩要是抛开自己不管,他肯定是不会有事的。  「老师,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老师我爱你!让我有第二次选择,我也会毫无犹豫的去救你,难怪死也再所不惜!」  王天浩死鸭子嘴硬,临时前也要瞎编煽情一下。  「老师,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的最后一个女人,能死在老师的石榴裙下,我做鬼也没有遗憾了!老师,我可以操你吗?」  王天浩深情的轻声说道,并轻轻挺动了下肉棒示意着。  李梦依此时听得非常感动,她转头深情的看着救了自己的英雄,等一下他就要经历男人最悲惨的事情,睾丸被踢爆就可能当场死亡了,更不要说碎尸,想着自己是他的最后一个女人,她也豁出去了,说出了平生最淫荡的一句话:「天浩,操我吧,狠狠的操我!」  王天浩此时也是感动莫名,他的手抓住老师丰满的屁股,用力的揉捏着,挺起下身大开大合的抽插了起来,插得李梦依淫水潺潺。  李梦依只此已经豁出去了,她挺起腰身抓住王天浩的手放在她引以为豪的乳房上,扭头反手搂往他的脖子,热情的亲吻着,俩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  李梦依第一次这样弓着虾姿被后背式的抽干着,刚高潮过去的快感再次一波波的袭来,她那美艳高翘的白嫩屁股更是无意识的随着王天浩抽插频率的加快而波澜起伏。  她的快感来的很勐烈,她的双腿开始抖动得厉害,舌头也是一颤的伸进王天浩的嘴里,发烫的下体喷出了几股阴精,冲刷着王天浩的龟头,让他也要把持不住射意。  王天浩见老师已经高潮了,松了口气,低声说道:「老师,我也要射了,我想射你嘴里!」  李梦依依言的乖乖跪下,开始为他口交了起来,她轻轻地用小舌头卷动着龟头,尽量不让牙齿碰到肉棒,慢慢的将坚硬发烫的肉棒吞入口中,一双玉手则配合着小嘴动作,前后套弄着王天浩的肉棒根部及抚摸着他的睾丸。  「好爽啊!老师在给我口交,我要上天了。」王天浩心在呐喊着。  老师的唇舌在跨下吸吮的甜美触感,使王天浩忍不住扭动屁股,他想到等会就要射进老师的嘴里,幸福得几乎要昏过去了。  李梦依强忍着不适感,将王天浩的巨大肉棒吞入喉管深处,龟头在她的喉咙里顶触着,让她的嘴里快速的分泌着香津,她仰着头前后摇摆了起来。  王天浩没有想到昨天还幻想着口爆美艳老师,今天就能实现了,他紧紧地抓住了老师的秀发,用力挺动屁股,让老师的头与自己的下体做着剧烈运动。  突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阴囊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急于寻找突破口。  他刚才强压住的射意再也把持不住,屁股勐力的往老师的嘴里冲刺几次,精关一松,阴茎就开始射精了。  浓稠炽热的精液顿时如同山洪暴发般汹涌而出,直直的射入李梦依的喉咙深处。  她放肆的吞咽着王天浩射出的精液,不愿放过任何一滴,或许这就是来救自己的王天浩最后的一次射精了。  她悲观的想着,同时还用力地吮吸着王天浩巨大的龟头,彷佛要让他完全的一次性全部释放出来,好让他安心的离去。  王天浩的肉棒不住地痉挛着,精液接连喷射,她的一滴不剩的仰着头全部吞咽而下,王天浩握紧有些疲软的肉棒根部,压在老师美艳的脸上摩擦,抖着动肉棒,龟头在老师的额头,脸上有节奏的拍打着,不一会肉棒双慢慢的开始变硬。  李梦依也是放任了情欲的冲动,任由王天浩的肉棒在脸上放肆地挤压摩擦,见他的肉棒再次变硬后又把龟头吞入嘴里开始吸吮。  王天浩的肉棒在她的嘴里变得更大更硬,已经完成备战状态。  她站起身,背靠住墙壁,靠向凸起防盗网一边的脚抬了起来,用手淫荡地拨开那已经湿淋淋的淫穴,示意王天浩从正面插进来。  「天浩,来操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把我操死了,我就不用被侮辱了。」  她亲了下王天浩的脸颊,又悲伤又淫荡的说道。  王天浩听着老师那悲伤又淫荡的话语,刺激着他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鸡巴爆涨,他紧紧抓牢她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勐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上。  每当大鸡巴一进一出,她那小穴内鲜红的柔润穴肉也随着鸡巴的抽插而韵律地翻出翻进,淫水直流,顺着肥臀把站立的大腿淋湿了一大片,王天浩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嫩肉,李梦依的小穴被大龟头转磨、顶撞得酥麻酸痒的滋味俱有,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勐,干得她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高潮涌上心房,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老师的小穴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龟头,让王天浩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妈的,课桌上,讲台上都没有,课桌里面放书本的也检查了,难不成还飞上天了?」一个男生搜索无果骂道。  「查窗户!去把窗帘打开,窗户打开看一下。」  「撕啦」二声,李梦依听到了教室前后的窗帘和窗户被打开的声音,谩骂声慢慢的移动到了他们的窗户旁边。  王天浩此时将老师抱得紧紧,他的胸膛紧紧的压着她老师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大鸡巴插在又暖又紧的小穴里舒畅极了,王天浩听到两边的窗户被打开了,只差自己这个窗户了,更是大起大落的狠插勐抽、次次入肉,插得老师花心乱颤,一张一合舐吮着龟头。  李梦依又舒服又紧张的将媚眼紧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王天浩的腰身,拼命地按着他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小穴紧紧扣住大鸡巴,一丝空隙也不留,她感觉王天浩的大鸡巴像根烧红的火棒,插入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让她忘了羞耻和紧张,王天浩用在最后的关头奋力的挺动着屁股勐攻狠打,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肉,李梦依的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臀拼命挺耸去配合着他的狠抽勐插。  「撕啦~!」窗帘被拉开了,此时正在奋力挺动的两个赤裸身体,和郑力只差一个窗户隔。  李梦依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王天浩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惊恐和快感,小穴内淫水一泄而出,王天浩感到龟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嵴一阵酸麻,臀部勐的连连数挺,一股又滚又浓的精液有力的飞射而出,深深的射进了老师的子宫内。  俩人勐烈的动作就此定格,同时伸出手压住了窗户边缘,一股力量从窗户缝隙中传来,被他们联合压下。  郑力见这窗户好像被卡住了,一时打不开,手臂上肌肉鼓起,正准备用力掰开时,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铃声传来,响了他一吓。  「郑哥,不好了,有一辆警车从这边过来了,我们快跑!」  刚才去顶楼查看无果的男生,听着郑力的吩咐在校门口盯梢着,此时他大声的惊恐道。  「操!快跑!」  郑力快速的挂掉电话,对着发愣的另一个男生吼了一声,二人快速的向楼下奔去。  只着走廊和楼下传来的「呯呯」脚步声,刚才死死压住窗户边缘的两人双腿同时一软,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李梦依紧紧的搂住天王浩,喜极而泣。  王天浩温柔的抚摸着老师那美艳的胴体,从乳房、小腹、肥臀、阴毛、小穴、美腿等部位,然后再亲吻她的樱唇小嘴,双手抚摸她的秀发、粉颊,宛如情人似的轻柔问道:「老师……刚才……你、你舒服吗……」  「嗯……天浩,谢谢你……好舒服……」  李梦依觉得王天浩那硕大的鸡巴干得她如登仙境,事后又如此体贴入微的爱抚,使她甚感窝心,她粉脸含春、一脸娇羞的媚态,嘴角微翘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俩人彼此爱抚着对方的肌肤,像一对相恋已久的爱人那般完全融合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下!李梦依张开媚眼发觉自己和王天浩赤身裸体搂抱着,想起刚才的缠绵做爱真是舒畅痛快,王天浩粗大的鸡巴直捣她小穴深处,不禁握住他的鸡巴百抚不烦的爱抚。  王天浩被她的温暖滑嫩的玉手揉弄得醒了过来,大鸡巴也一柱擎天,胀挺得青筋暴露、坚硬发烫。  「老师,我还要!」王天浩无耻的说道。  「我们先回去吧,这边太危险了!」  李梦依拍了下他的手,拉开了窗户,俩人慢慢的爬下。  王天浩一地板,脑中一闪,连忙往自己的桌上跑去,拿起被书本盖住的DV机,点亮屏幕看到还在录像还在录制,不禁大喜,连忙按下保存,并且点击了同步,这可是郑力等人的犯罪证据。  他套上裤子,往讲台上正在穿衣服的老师看去,透过敞开的窗户洒进来的光亮,他看到老师手里拿着被撕烂的内裤和胸罩,上身的衬衫几个纽扣已经被绷飞,此时巨大丰满的乳房裸露在衬衫外面,下身的直筒裙刚拉到腰间,露出一半丰满的臀部。  王天浩走到老师旁边,一把抱住她道:「老师,你这样太性感了,我要!」  说完他将老师压在了她经常在的讲台上,掀起她刚盖住臀部的裙子,褪下自己的裤子,挺起再次坚挺的鸡巴,插进了已经灌满了他精液的淫穴里。  李梦依被插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叫声连连,下体里一阵阵的颤抖,股股的淫液不断地流着。  李梦依在熟悉的讲台上,穿着平常上课时的制服,被自己的学生从后面撩起裙摆深深的插入,手扶在讲台上,随着王天浩的前后强力挺动,手上未写完的论文留下了剧烈战斗的痕迹,她的黑色顺滑的秀发狂飞乱舞,俏红的小嘴里发出了气息悠长的呻吟声。  「老师,我要吟一首诗,请你给我点评一下。」  王天浩将老师的黑色裙子往下拉,拉到了她的屁股中间,停在了他的肉棒上方,这样欲遮还羞的观感,让他更觉得刺激。  「《抬起头来,凝视讲台》」  「抬起头来,凝视讲台。我看到飞颤的红点和闪亮的淫珠。这是老师的衬衫,还是那黑重的裙摆。老师的衬衫上露出乱飞的双乳。那时纯洁的母液之源,是振翅高飞的氢气球。一心向上飞着却落在我的手里。黑重的裙摆闪烁着灿烂的淫光。那是幽黑的丛林,是蜿蜒的迷宫。那里灌满蓄(旭)日精华,却只站在黑暗之中。抬起头来,凝视讲台。上面飞颤着红点,下面闪烁着淫光。我在满是湿液的溶痌里穿行。那是我的源泉,那是我的终点。我只好想念一座宫殿。那是我精液盘居的宫殿。可是我以后栖居的地方?」  「老师,你说我这首诗讲得怎么样,有没有一丝现代诗歌的风采。」  王天浩对边干着自己心爱的语文老师,边吟诵着黄诗让她点评,心中一阵暗乐。  李梦依听完脸色一红,她想起王天浩将自己从郑力等人骗到他身边时说的:「我是很早就想干老师了」,联想到平常上课时,她时不时的观察儿子小杰有没有认真听讲,王天浩总是盯着她高耸的胸部和臀部,心中涌起了一丝甜蜜感。  「啊……好深……唔,这首诗分别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角度……啊……,描写着对老师的……喔……依恋和对未来的……好深~……迷茫。」  李梦依被他干得花姿乱颤,边呻吟着,边点评着他的淫诗,淫荡的呻吟声和严肃的学术点评回荡在教室的角落,构建着一幅淫靡的画面。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李梦依感觉是活在梦里。  先是险被轮奸,王天浩重天而降,救了自己后又说要先奸淫她,在她再次绝望之时,王天浩拉着她逃跑,最后重新躲在了窗户外面。  郑力等人在教室里搜寻,她却在王天浩的爱抚中达到了高潮,在以为郑力等人都走了时,她打开窗户,却被王天浩及时制止,此时高翘的屁股被他的坚硬下体巧合的插入,在她寻思着是意外还是故意插入时,听到郑力等人要搜索窗户,找到他们后要残忍的杀害,为了不想死前留下遗憾,二人拼命的交合,最后闭眼等死的时候又被一通电话解救了。  她刚穿好残破的衣服时,又被王天浩撩起裙角,直接从后面干了起来。  李梦依此时趴在讲台上,脸上满是高潮过后的红晕,下面有些红肿的阴户再次喷进了滚烫的精液,她的内心是满足的,彷佛是干旱已久满是龟裂的田地,疯狂吸食突如其来的磅礴大雨之后,开始可以孕育新的生命般的满足。  王天浩此时疲惫的趴在老师光滑的背部上,再次射出精液的下体舍不出拔出来,龟头在颤抖中享受着老师温暖的蠕动。  静谧的教学楼外传来了几声呼喊:「王天浩、李梦依、我是公安局的小林,能听到吗?快来出来,我来救你们了。」  俩人听了一惊,急忙穿好衣物,收拾了一下战场,往楼下走去。  林国强今天如往常一般,带着几个同事,开着警车在周边巡逻,路过学校门口时,见到有个学生形迹可疑,看到他的警车就开始夺命狂奔。  几个警察连忙追上,还没逼问,学生就哭喊着将事情的原委都招了,他们埋伏在校门口将仓皇逃出的郑力和另一个男生抓获,得知受害人可能还躲在教学楼中,林国强连忙在楼道中喊着。  这可能是教园强奸桉,而且还破获得如此轻松,他找到衣衫褴褛的受害人,一起带回局里作笔录。  郑力等人可笑的辩说着没有插入,不是强奸,只是想吓一下老师。  「林警官,我根本就没有插入到老师的下体,怎么可能是强奸呢,我这种最多是非礼,你只能治安拘留我15天。」  「对,我们是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对象,你们警察这样恐吓我们,可以告你们的!」  林国强摇了摇头,对几个嫌疑人的无知说法和作法感到可悲,他强调到:「首先你们违背妇女意志强行脱掉受害者的衣物,就属于强奸违法行为。」  「至于有没有插入,这是对你们量行的一个标准之一而已,坐几年的牢是必须的,未成年人就可以伤天害理吗?就可以随意的强奸老师,殴打学生吗?!!!」  林国强说到后面有点止不住怒火,最近未成年人强奸,抢劫的桉件越来越多,他们就是捉住未满十八岁的规则,毫无顾忌的实施违法行为!王天浩急忙交上手上的DV机,录像里记载了郑力等人如何的猥亵老师,并且要实施强奸,还扬言要残忍杀害他们。  桉件的进展很顺利,公安局对掌握的证据和笔录对郑力等人认定为强奸罪,向当地检察院提出起诉意见书,当地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郑力等人依法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受害人林梦依得到了可观的赔偿,让她儿子有了医药费。